碧玉麒麟 第24章 设计

发布时间:

  这两个人从水里冒出头来之后,我就认出了她们,是梅如画和张雪。此时的梅如画满脸惊恐,从水里上了岸之后看见了我她的表情才有所放松。

  张雪很平静,上了岸之后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坐在一旁动都不动了。我发现张雪刚上了岸就开始盯着一旁的汪瑶看,不知道她又看见了什么。

  从水里钻出来的神智不太清醒的汪瑶、从上面滑下来惊慌失措的梅如画以及平淡如水的张雪,外加突然变得神神叨叨的唢呐张,让我周围的空气变得十分诡异。

  梅如画站在我的身后把我当成了盾牌,双手抓着我的胳膊,让我明显的感觉她在颤抖,可能是水很凉的原因,我都能听到她牙齿打颤的声音。

  梅如画说道:“我是后下来的,你们下来之后不久,张雪跟着你们下来了,我在上面有点害怕,随后也下来了。”

  唢呐张指着表情狰狞极度恐惧的汪瑶:“她怎么办,她是我们老板,看来她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太对头。”

  我知道此时的汪瑶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太对头,来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看我的眼神满是陌生和恐惧。

  她一定经历了一件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才让她变成现在这样,但她到底看见了什么,才会如此惊恐?

  还有一个问题,她是从水下上来的,并不是从上面的斜坡滑下来的,那么水下面又通向哪里?

  这些问题在我的心头萦绕,吃东西的时候我还在想,我们是不是真的来错了地方,或者说这个地方根本就不应该来?

  梅如画给我递过来一张大饼,让我送给汪瑶,我拿着饼走了过去,汪瑶还是惊恐的贴在墙壁上,尤其是当我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立即开始向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

  我把饼递过去,刚要回头,汪瑶忽然抓住了我的手,恢复了寻常时候的冷静,“王无情,有危险!”

  她的声音很小很小,只有我才能听到。她后面又说了一句,因为声音压得太低,我没听清楚她到底说了什么。

  唢呐张在我的身后问我怎么了,我刚要回答,汪瑶抓紧了我的手,但她没有说话,看了我一眼,然后放开了我。

  我像是没了魂似的回到了梅如画的身边,回想着刚才汪瑶对我说的话,想来想去,我也不知道我们所在的环境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危险,如果有的话,是在水下?或者是在上面?

  我暂时不去想那么多了,先管好自己再说,但也不能不防备着。这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未被科学解释过的事情,一旦被我们遇到了就算是玄学的一部分,就像看阴宅吉凶,谁也不能把地骨相书定成是一本科学书籍还是迷信书籍。

  吃完了东西我们轮流休息了一下,看看时间,差不多是夜里两点,既然看见了汪瑶,我们反倒不急着去云盘山了,在这里做暂时的休整,然后制定一个计划再前进。

  梅如画和张雪睡着了,唢呐张值完班之后来叫我,我只感觉睡了没几分钟就被叫了起来,然后找了找汪瑶,新跑狗报吧。她独自一个人在墙角的位置蜷缩着,装出来的样子还挺像那么回事。

  唢呐张倒头很快睡着了,我找了个机会,来到汪瑶的身边低声问:“我知道你没睡,到底发生了什么?”

  汪瑶没有回答我,但是翻了个身。我又问她道:“你为什么会从水下上来,你说的危险是什么?你为什么要装出这种样子来?”

  我不知道我问出来的问题会不会有答案,但这些问题都是我急于想知道的。然而汪瑶像是睡死过去一样,无论我怎么问她都不回答我。我心里盘算了一下,还是把唢呐张喊起来商量一下。刚要走,汪瑶忽然抓住了我的胳膊,低声说:“你来的时候,看见什么东西了没有?”

  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在平台上飞扑过来的张雪,和眼前躺在梅如画身边的张雪比起来,我倒是不知道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了。突然的,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汪瑶所说的危险,其实真的在我身边。

  汪瑶没有回答我,似乎又睡着了。我又问了几次,见她实在不回答我了,我便想回去,刚一转身,突然看见张雪的脸紧紧的贴着我的脸,把我吓得魂飞魄散。

  张雪没有回答我,忽然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猛的把我扑在了地上,双手掐着我的脖子。我顿时感觉呼吸不顺畅,很快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我大喊着唢呐张的名字,很快,唢呐张听到了我的喊声跑了过来,把张雪抱了起来,我这才幸免于难。

  突然的变故让我搞不清楚现状是什么,张雪如同疯了一样,死死的盯着我,好像祂媽的看见仇人似的。梅如画也被惊醒了,来到我身边问:“怎么了?”

  唢呐张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下,梅如画惊讶的看着张雪,又问我:“张雪要杀你?”

  说完,她看了一眼张雪,忽然冲过去把张雪按在了地上,手中的匕首对着张雪的肚子就捅。

  唢呐张眼疾手快,一把夺过了梅如画手中的匕首,这才导致悲剧没有发生。这时候,汪瑶也“醒”了,继续以惊恐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出了问题,我要找到问题的根源所在,这样才能让我们全都活着出去。

  梅如画被唢呐张制止了,我从梅如画的身后抱着她,唢呐张抱着张雪,但是她们还没有恢复理智,我们腾不开手,只能这样抱着,一边抱着她们一边想着问题所在,这时候,汪瑶忽然对着我们笑了笑,旋即快速来到张雪的身边,手里不知道多出了个什么,对着张雪的脑门就砸了过去。

  张雪被唢呐张抱着,我又抱着梅如画,此时的我们就好像是自己把自己束缚住了,让汪瑶得到了绝佳的下手机会。我这时候才意识到,我们现在遇到的局面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如果有问题的话,其根源就在汪瑶身上,她设计了一个绝妙的局来骗我们,而她最终要对付的人,是张雪。

  我立即放开了梅如画,冲过去想要救张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汪瑶手中的东西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脑门上,随后如同被张雪吸进去一样消失不见了。我眼睁睁的看着汪瑶手中的东西被她“塞”进了张雪的脑袋里,但我却毫无办法。随后,汪瑶立即阻挡了唢呐张的手,如同一条鱼一样钻进了水里。

  随后,汪瑶如同鬼魅一样钻进了水里,水面上冒出了几个水泡之后,又恢复了平静。我都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眼睁睁的看着汪瑶从我们眼皮子地下溜走。刚才唢呐张显然是能够抓到她的,不知道为什么唢呐张失手了。此时的张雪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她好像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一样,继续毫无表情的坐在原地。

  空气中的确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注意还真闻不出来,我说:“那是麒麟黄,。”刚才汪瑶的确使用了麒麟黄,但我没有注意,完全没有想到汪瑶会使用这一招来迷惑我们。她的最终目的是张雪,虽然我不知道她塞了什么东西在张雪的脑袋里,至少让我知道了一点:汪瑶不可信。

  汪瑶跑了之后,我们彼此之间出现了微小的裂缝,很难磨平,这是信任问题,得花好长时间才能缓解。但梅如画一直相信我,问我道:“老公,刚才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我摇摇头,表示没有。梅如画确实没有做出特别出格的事,她不管做了什么,应该都和汪瑶有关。人心歹毒,我没想到汪瑶会这样设计我们。

  我问了张雪,张雪没有说话,我见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就没再继续问下去。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个比较大的空间,四周都是人工用石头砌出来的墙,高有十五六米,长宽各有十米,中间的水池深不见底,岸边还有许多骸骨堆在一起,环境并不优美,相反有那么多的磷火在闪烁,让我们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后,我又摸了摸地骨,这才意识到真正问题所在:我们该怎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