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最老版综合资料A余秋雨前妻是谁

发布时间: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余秋雨的前妻李红1979年和余秋雨结婚,1984年诞下女儿,1992年7月和余秋雨离婚。

  余秋雨,1946年8月23日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余姚县,中国著名当代文化学者,理论家、文化史学家、作家、散文家。

  1966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1980年陆续出版了《戏剧理论史稿》《中国戏剧文化史述》《戏剧审美心理学》。

  】1985年成为中国大陆最年轻的文科教授。1986年被授予上海十大学术精英。1987年被授予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的荣誉称号。

  余秋雨以擅写历史文化散文著称,他的散文集《文化苦旅》在出版后广受欢迎。此外,他还著有《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年一叹》等散文作品。

  余秋雨现任妻子马兰,一代黄梅戏表演艺术家, 是迄今国内囊括舞台剧、电视剧全部最高奖项的唯一人;荣获美国林肯艺术中心、纽约市文化局、美华协会联合颁发的“亚洲最佳艺术家终身成就奖”。

  一看写这篇文章的就是小人,人家两口子的事,你怎么这么清楚细节,为的就是博眼球而没有了道德底线,真是恶心到家,卑鄙龌龊

  余秋雨的前妻李红1979年和余秋雨结婚1984年诞下女儿,1992年7月和余秋雨离婚。女儿不知何名。 著名黄梅戏演员马兰是余秋雨的第二任妻子。 和第二任妻子马兰没有孩子

  楼主真恶心。写的跟真的似的。建议大家看看余秋雨自己写的《我等不到了》再来说话!!随便污蔑别人!网友们也别看个啥文章就当真的了,有些人就是在放屁

  展开全部李红——余秋雨的前妻,2017最老版综合资料A,一个自信而又坚强的女人。当余秋雨处在人生低潮时,她不畏世俗嫁给了他,全心全意当起了贤妻良母;当余秋雨功成名就后,她独自带着女儿开始了艰难的生活……

  李红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她的父亲是中学英语教师,母亲是医生。李红从小就喜欢戏剧,可身为教师的父亲却希望她努力读书,将来能继承自己的衣钵。

  1970年,从农村插队归来,李红被招工到上海市纺织局下属的棉纺厂当了一名纺织工人。工作之余,她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学习戏剧表演中。不久,上海市青年话剧团《年轻一代》剧组来纺织局选演员,相貌姣好的李红被看中,作为业余演员借调过去。

  1974年,23岁的李红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虽然她的成绩在1000多名考生中名列前茅,但在那个特殊时期,由于她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不属于“根红苗正”的接班人,因此落榜了。她气愤地去找学院领导评理,当时28岁的余秋雨负责学院的招生工作,他非常欣赏李红的表演才能,但审查了李红的家庭出身后,余秋雨也迟疑了,没敢贸然录取她。

  送走李红后,余秋雨的脑海里一直闪现着她年轻、漂亮的面容,从未谈过恋爱的他猛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女孩就是自己要找的爱人。接下来的日子,余秋雨找机会接近李红。李红的家住在虹口区,与上海戏剧学院相距较远,余秋雨只有星期天才有时间乘车去李红家,找她一起看书、聊艺术、聊人生。渐渐地,李红被余秋雨渊博的学识所吸引,他们常常一聊就是半天,往往等结束话题时已是深夜,公交车早收班了,余秋雨只好步行走回学院宿舍。

  一周一次的见面,对热恋中的余秋雨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他把心中的相思写在纸上寄给李红,也不管李红回不回信,每天一封火辣的情书。成了他必做的事情。有一次,李红生病住了几天医院,余秋雨硬是每天来回跑,几宿不睡觉地守在李红身边。等李红病好了,余秋雨却累得住进了医院。

  余秋雨的痴情打动了李红的父母,老人答应了他俩的婚事。1979年,余秋雨和李红相恋整整5年后,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他们在大连路租了间小房子,没地方做饭,李红每天下班后就先回娘家吃饭,再带饭回去给余秋雨。虽然生活十分清苦,但余秋雨对李红非常体贴,他几乎包揽了所有家务。

  1984年,女儿降生了,家庭经济越发紧张起来。余秋雨被任命为副院长,后升为院长,但好景不长,余秋雨因为文革时期曾在上海市委写作组做过写手,而写作组的头头朱永嘉又是与“”有关的人物,因此他被扣上“文革余孽”的帽子,被迫提出辞职。偏偏这时,余秋雨又被查出患有肝炎,李红只好带着丈夫搬回娘家住,将女儿交给母亲照顾,然后在天井里搭了个五六平方米的小书房,让丈夫安心写作。

  全家3口人的生活重担全压在了李红一个人身上,而余秋雨治病还要花钱。尽管李红在棉纺厂加班加点想法多挣钱,但还是无法支撑家里的开支。一天晚上,李红痛苦地对余秋雨说:“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让我去深圳闯闯吧。”环顾贫寒的家,余秋雨陡生一种“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感慨,含泪答应了妻子的请求。

  1989年3月,李红辞职后独自来到深圳。一下车,她就马不停蹄地跑到郊外工业区找工作,忙了一天,却没有半点结果。虽然天色已晚,李红却舍不得花1元钱坐公交,坚持步行回市区。谁知,半路上她不小心掉进了没有遮盖的下水道。凉风加冷水冻得李红浑身发抖,她以为这次自己肯定没命了,伤心地哭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她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原来,早晨出来扫地的清洁工人发现了高烧昏迷的她,连忙将她送进医院,并帮她垫付了医药费……

  李红出院后,没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家人,只休息了一天,便继续忙着四处找工作。一个多月后,她才在罗湖区一家服装厂找了份车工的活。为了多赚钱,李红常常连午休都省了,拼命加班。有一次李红晕倒在车间里,工友将她送到医务室吊盐水,可她刚刚苏醒。就要爬起来去干活。工友生气地说:“你要钱不要命了?”李红停止挣扎,躺在床上无声地流泪。

  第一个月发工资,李红领到640元,比同组的其他工人高出了三分之一。她只给自己留了40元钱,其余的钱全部寄回家。有了李红每个月如期寄回的工资,全家人的生活终于有了保障,余秋雨的病情也得到了有效控制。全身心投入创作的余秋雨终于出版了他的第一部散文集《文化苦旅》,并一炮打响,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坛的地位。

  李红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她一心为家人打拼的时候,夫妻感情却出现了危机。1992年春节前的一天,李红躺在深圳的出租屋里给余秋雨打电话,告诉他自己病了,春节不能回家了。李红原以为能听到丈夫体贴的话语,可话筒里却传来冷冷的声音:“那你在深圳好好养身体,春节就不要回来了。”那一刻,李红呆了,体贴的丈夫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春节到了,李红一点年货也没买,一个人躲在出租房里,度过了她生平最冷清的春节。听着窗外不时传来的鞭炮声,想着远在上海的父母和女儿,她泪流满面……春节刚过,她就迫不及待地请假赶回上海探亲。

  那天,李红在帮丈夫整理书桌时,突然发现稿子中夹着一封余秋雨写给安徽省黄梅戏剧团演员马兰的信。信中缠绵的情话让她顿时惊呆了,也一下子明白了丈夫冷淡自己的原因。自己为了这个家,拼命在外面打工赚钱,丈夫却爱上了别的女人。难道这就是当初那个声称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的丈夫吗?然而,善良的李红还是替丈夫着想——肯定是自己忙着赚钱,忽视了丈夫,他才一时糊涂做错了事,“自动售花机”悄然现身济南。只要自己以后多体贴他,他一定会改过的。于是,李红小心翼翼地把信放回了原处。

  几天后,李红若无其事地告别家人回到深圳,心里暗自期望丈夫能早日醒悟。谁知,她等来的竟是丈夫离婚的决定。那一刻,李红感觉整个天空都塌了:既然丈夫已经不爱她了,她还要这名不副实的婚姻干什么,不如干脆成全丈夫。1992年7月,李红含泪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8岁的女儿由她来抚养。面对善良的前妻,余秋雨落泪了,他愧疚地说:“是我对不起你,以后孩子上学、成家等一切费用由我负责。你有事的话,也尽管来找我。”